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法庭生活的苦辣酸甜

  发布时间:2013-08-01 15:53:43


 

时光如白驹过隙, 20114月我从院机关到法庭,不知不觉已两年有余。我原来在法院机关工作,体会不到法庭里法官的辛苦,到法庭两年来,经历了许多人许多事,也尝到种种酸甜苦辣。现略述一二,作为人生道路上的点滴印记,也可算是在基层法庭里辛勤工作的生活的缩影。

涩的日子

法庭的工作每天都要面对群众。而群众的法律知识不多,工作开展很困难。特别是给被告方送达时,群众往往不理解法庭,以为法庭替原告说话,要么把怨气撒到法官身上,乱吵乱闹;要么不签送达回证。更有甚者,我亲历的一次送达,被被告辱骂了一顿,被告还放狗把我们轰了出来,实在有损法律的尊严。不少案件依法公正作出了判决,败诉方不走法律程序,不上诉,要么上访,要么天天缠着你,或是不断给你打电话叫解决,这时,别人还真不知道,法官身上背负了多少法律之外的压力,真叫人无奈。

工作上如此,生活也很辛苦。原来在县城,家中有点什么事,老人、孩子有个头疼发烧,抽个空就能解决;现在,工作在法庭,家里的事基本上什么都顾不上,有些时候只有着急的份。妻子既要忙工作,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,洗衣做饭,每天忙得像时钟一样,一刻也不停息。周末回到家里看到妻子忙碌的身影、看到孩子渴望拥抱的眼神,总觉得对不住他们。

辣的讽刺

我们的社会处在转型期,法院工作面临着极大地压力和挑战;法官自然也承受着极大地压力,基层法院的法官更甚。很多时候,旁人很少能了解和理解法官,再加上确实有个别不廉不洁的法官的负能量,人民群众对法官产生了不少误解,认为法官手中有权,可以徇私枉法、以权谋私。其实,做一个法官,并不像别人想象的那么容易,既要守着做人、做法官的底线,还得经受种种诽谤和误解。

曾经办理过一个人身损害赔偿案,一个工人在工地上被钢管砸伤,构成二级伤残,其中一个包工头知道自己责任难逃,在开庭前给我送礼,我拒收。庭后,案件代理人打电话告诉包工头,说其跟我很熟,由其给我送礼肯定没问题,并能让他赢官司,需抓紧拿钱过来。包工头冒雨从几十里外的乡里把钱送到县城代理人处。第二天,那个代理人对他说,钱已经我了。包工头给我打电话,说钱不多,你多关照,并说了昨天送钱的情况。我一听就懵了,知道“被受贿”了。就告诉包工头,他送钱我没要,代理人送我仍不会要,我会按法律的规定来办。后来,案件依法判决包工头承担责任,当事人也知道是那个代理人把钱“黑”了,就追着他讨要,那个代理人就挑唆包工头到法院找院长、找纪检监察室,到处说我收了对方的好处,胡乱判案。好在案件二审维持,此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我常常在想,法官依法律为弱者主张了正义的时候,自己往往会遭受到很多的委屈和伤害,却无处伸张,这也许是当前司法环境的一个缩影,也是一种讽刺。

的案件

每年,法庭都有几十起离婚案。离婚对成年人来说,不过是解除一纸婚约而已,但对于孩子,谁又能体会到他们快乐成长的港湾顷刻间坍塌的感觉呢?

我清楚地记得,那天是个阴天,心情如同天气,灰蒙蒙的。上午刚一上班,一对夫妻带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来到法庭办离婚。这对夫妻有点特殊:男方是入赘到女方家的。结婚后过了十几年,孩子都快十岁了,双方过不下去了,要离婚。经过调解确无和好可能,双方已经商量好了一切事务,于是很快办完了所有手续,夫妻关系解除。按照双方约定,女孩跟随父亲生活。但孩子长期跟着妈妈,跟父亲显然生疏。父亲要带女孩去平时很少住过的爷奶家,说什么怎么也不肯走。父亲要带女孩去平时很少住过的爷爷家,女孩说什么也不肯走,父亲硬要报女孩抱到摩托车上,女孩边哭边使劲挣扎。我看这样下去,一来解决不了问题,二来在路上也极不安全,就安排司机准备用车送他们回去。女孩被抱上车时,撕心裂肺的哭着、喊着,近乎绝望的挣扎着,女孩的妈妈也在一旁流着眼泪,望着他们远去,我心里难过极了,好像我不是法官,而是一个不道德的人,我剥夺了女孩的母爱,拆散了她的家庭。事情过去快两年了,直到现在,我还经常想起那个女孩,她是否已经适应跟着父亲的生活,不再哭泣。

甜的记忆

 那天,正走在街上,突然,路边一个卖桃子的,拉着我不放,说找我好久了。我觉得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是谁。经过他的叙述,我终于记起来,他原是一年前我一个案件的当事人,因为两亩土地的使用权与本村的邻居发生纠纷,对方态度蛮横,还将他爱人打伤。庭前我们做了很多调解工作,但对方一直不让步,最后只好依法判决打人者赔偿。他告诉我,尽管案件的标的不大,但对方一直躲避执行,到现在还没有拿到全部应得的赔偿款,但他还是感谢我们法院给他主持了公道,他一直惦记在心。临分手时,他非要把一兜桃子硬塞给我,说是自家树上长的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付出一点,甚至这一点也不过是我们应该做的,但人民群众就会从心里掂记着。想到这些,心里总是甜甜的。

责任编辑:z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2089420 位访客

民意沟通信箱:thx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